第一章家变

    五月春末夏初,太阳暖暖照耀着大地,生机勃勃的睡莲绽放满湖水旁,树叶轻轻摇摆,午后微风惬意又闲适。

    常远伯府中。

    二夫人姜玉春散开春衣领口轻晃摇扇,脸上汗津津的,犹如一朵临水的花苞,诱人采颉。

    屋里放着冰块,丫鬟喜环殷勤的地上切好的新鲜瓜果。

    “二爷怎么还未回来?”

    “奴婢已经派人去问了,估计是下了朝在路上遇到了好友吃酒闲聊这才耽误了时间。”

    姜玉春点点头。

    她出身姜氏名门,世代书香清流,长相貌美,满腹才情,而自己的夫君李修樘则是常远伯府的二少爷,端端温润如玉的君子,也是未来继承伯位的人选。

    夫妻成婚三年恩爱如初,膝下也孕育一女。

    婆纵然她有个好夫君,能帮她挡得住流言蜚语和婆母斥责,甚至连纳妾也不曾有,但私心里,姜玉春还是想要替夫君孕育男丁的。

    近日她暗中吃了不少的汤药调养身子,眼看着就要到了大夫所说的最好的时机,一向端庄清贵的姜家大小姐也放下身段,主动想要跟夫君想成好事。

    “去准备下,把贤姐儿带去别处,待夫君去见了父亲母亲之后便唤他过来。”

    姜玉春说着说着脸颊不自觉的飘上了几抹红晕,她宽下外衣,只穿着薄纱青衫,浑圆娇嫩的胸乳傲人,蛮腰纤细,花容玉貌的脸上,一双杏眸含情脉脉,看着十分勾人。

    喜环临走的时候还不忘记点燃鹅梨香,淡淡香味弥漫,让姜玉春软嫩的小脸更加潮红。

    只等着夫君回来便可成了事,羞处不知何时湿了一片,蜜液透过亵裤渗透出来。

    正在姜玉春心猿意马的时候,喜环惊慌失措的闯了进来,“二夫人,不好了,二爷被府衙的人拘了过去,说是二爷参与齐王谋逆,正在大牢中被审……”

    “二爷怎么可能会参与谋逆呢!”姜玉春小脸惨白,夫君的为人她信得过,万不会做僭越过分的事情,更不会谋逆。

    顾不得其他,抓着外衣扣在身上的时候老夫人已经哭着找了过来。

    “姜玉春,都是你,都是你们姜家害惨了我的儿子。”

    往日只会冷着脸刁难的老夫人如今更是将所有的罪责都怪罪到姜玉春的头上,劈头盖脸便是一巴掌,“樘儿为官多年,始终廉洁公正,从不结党营私,私下结交大臣,他怎么可能会跟齐王的案子扯上关系,他是被人冤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