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期开学,图书馆发布了新实习生招牌的公告。有许多升入大三的学生来报名,但因岗位数量有限,所以竞争十分激烈。

    月清疏已经将资料整理完大半,并得到了一个惊喜的发现。原来,在这部分赠予资料中,夹着一份年代久远的天师门研究院封皮的文件。月清疏本以为是天师门那边误把自己的资料混进了明庶门的资料里,但当她翻开这份文件时,却发现里边收纳着的是明庶门祖师月西楼赠送给友人,也就是天师门祖师张东临的有关正统御灵术的详尽说明。

    一直都在近几代时兴的束缚之术中寻找初代蛛丝马迹的月清疏欣喜若狂,这可是连父母和爷爷都没见过的,真真正正来自祖师月西楼的一手研究资料啊!大概原本一直被存放在天师门的档案库里,直到明庶门解散,整理档案的出于避嫌的缘故,才把这珍贵的文件夹丢进了明庶门的资料堆里,正巧就叫接收文件的分馆取得,由月清疏整理了。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月清疏的寻古研究一直卡在束缚之术上迟迟没有进展,正担心大三要提交的研究进度没法完成,这下好了,有了祖师爷亲自撰写的说明资料,不愁没有研究内容。

    大三大四的课业较大一大二和大五大六都要繁重,除此之外,月清疏还要在图书馆实习赚取一些必要的生活费,余下每天不过一两个小时可以用来看文献写研究。回忆起来,这一段时间应该是她大学最为用功刻苦的时期。

    这日上午,月清疏没有课,就在分馆做实习。开学以后来馆的人一下子多了,每日开馆不到三小时自习区就人满为患。作为实习生的职责之一就是清理占座,月清疏完成整架任务的同时,还得cH0U时间留心自习区的占座情况,对违规的占座物品做警告和清理。

    说起整架,开学后也是个累活儿。读者用完图书后大多不会理会索书号的排序,只是往书架或者书车上随手一放就离开了。整架就是要将被放置在错误位置的书籍或资料收集起来,重新按规则排序,将它们上架到唯一指定的位置上去。分派给分馆的新实习生还没到位,因此整架的任务暂时都由月清疏一个人完成。分馆共九层,其中有四层为书籍区,任务不可谓不繁重。

    “你好,这本书在自助借书机上没法借取,能请你帮我看看是什么问题吗?”

    月清疏正忙着整架,还没做多久,就有读者跑来求助。

    她把一本又厚又大的超重专业书摆正,头也不及回,就说:“稍等,我马上帮您看。”

    结果一扭头,才发现问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仙盟大学图书馆馆长草谷前辈。

    “草谷老师!”

    “好久不见。”

    月清疏当然想问她怎么突然来分馆,但当务之急是先处理那本出问题的馆藏书,因此没有多话,径直带着草谷去了服务台。

    馆员老师查询了书籍信息,发现这本书在调拨时出了问题,馆藏地址仍是总馆,而分馆的自助机只能借取馆藏地为分馆的书,因此草谷才总是借书失败。

    馆员起身回办公室去拿权限卡:“那就只能在系统里越权借阅了,草谷老师,请您稍等。”

    “嗯。”草谷淡淡应了声,并不着急。

    月清疏正想回去整架,被草谷叫住了。

    “最近研究怎么样?”

    “还好,都在按计划进行。”

    “听说天师门研究院赠予了一批资料来分馆,是明庶门研究院的相关研究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