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说是答应要给修吾答复,但忙于研究和工作,在之后的几日里月清疏并未再提起过是否跟随修吾回去蓝渊礁看看这件事。孟章答应的赠予项目已经得到图书馆方面的批准,双方已经约定了时日交接赠予物品,图书馆这边还会制作赠予奖章和证书给孟章。

    一万册新书上架也接近尾声。在和修吾的共同努力下,他们只用原先预计一半不到的时间就完成了任务。月清疏看着一排排新旧书籍交错的满满当当的书架,欣赏劳动成果时,一GU成就感油然而生。

    结束了这个大任务,接下来就是带修吾熟悉图书馆的日常工作。包括每日的书车检查,还书入库,还书上书,系统更新,场地维护,设备维护等等。项目非常琐碎,而且每件事都包含许多需要依靠经验的工作,全靠自己m0索只会事倍功半,有个措置裕如的老手带着会省力很多。

    可令月清疏意外的是,就在结束一万册上书工作的第二天,修吾离职了。

    这天上午,月清疏和往常一样来到图书馆打卡上班,为了带修吾把日常流程都过一遍,她g脆就在服务台等他到来。时间分分秒秒过去,却不见那熟悉的人影,平素老成持重的nV子不免有些焦躁。他一向守时,今日都过了半小时还没出现,难道出了什么事?工作邮件里也没有提示今天有人请假,莫非是九泉那里临时喊他过去?而且,今天没有收到使用资料库的预约邮件,他是忘了么?他下午还会来使用资料库吗?

    直到今日的值班馆员优哉游哉地出了电梯,来到服务台和月清疏打招呼说了早安,月清疏才从馆员老师口中得知修吾已经离职了。

    “离职了?”

    “嗯!草谷馆长回来以后,凌音副馆长报告了他的事情。这种公然违反图书馆流程规定的入职是不允许的,所以草谷馆长就发邮件来喊我们解除他的职位。”

    “噢,原来是这样,难怪到现在都没来上班。”

    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原因!不过,修吾为什么都没和自己说一声呢?一想到他万一有什么事,自己就担心得不得了。虽然一起工作了这段时间,但他们之间都还没有互相添加联系方式,是因为这个所以他才没说吧?可他们不是有学生邮箱吗?如果要联系,学生邮箱也很便捷。

    或许是觉得自己没法帮上什么忙吧,即便联系了,也并无什么用处。月清疏最后这样想。

    “你跟他关系好像不错?”

    “还好。修吾工作很认真,是因为有他帮忙,一万册新书才那么快就都上架了。”

    “噢,那还挺可惜的。我看他也很老实,而且肯g。以前许多没过试用期的实习生大多数是自己走的,觉得这种工作枯燥又无聊。”

    “嗯……那,有预约邮件吗?如果他今天要来使用资料库,下午我还得去开门的。”

    怀抱最后一丝希望,月清疏这样问。馆员老师打开了工作电脑,点开公共邮箱,在收件栏里快速翻阅。

    “没有,今天没有预约邮件。”

    “嗯,我知道了。那我现在去巡楼啦。”

    “好啊。对了,还有一件事!”

    馆员老师叫住了月清疏,从资料夹里翻出来一份清单给她。

    “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