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抽送的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重,被那一波胜过一波的强烈的电击般的刺激弄得一阵狂喘娇啼、银牙轻咬,秀美火红的优美螓首僵直地向后扬起,她那一双美眸中闪烁着一股醉人而狂热的欲焰,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随着她的扭动而飘荡着,全身的雪肌玉肤渗出一层细细的香汗,已经被这强烈的、经久不息的、最原始最销魂的刺激牵引着渐渐爬上男女淫乱交欢的极乐高潮。

    “啊……好爽啊……”

    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一声哀婉悠扬的娇啼,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一次与自己宝贝外的男人,而且还是比自己小二十多岁,还同自己女儿交欢过,而且已经还会做自己女婿的男人合体交媾,就尝到了如此销魂蚀骨的快感,自己以前的日子还真白过了。

    终于领略了那欲仙欲死的肉欲高潮,她自己也不明白,自己还是一个讲究贞洁的良家妇女,但就这么短短的一段时间就把肛门都让一个不认识的小男人给开了,而且给他强横的给开了也无怨无悔,她觉得自己的身心都已经被这个男人给占领了,虽然这个男人比自己要小很多,以后更会成为自己的女婿,但那强烈至极的肉体刺激以及想到未来他会成为自己的女婿那种禁忌的刺激已经使成了他的俘虏,她心想,“只要是一个她,如果尝到了这样的滋味那是永远也不会忘记的,那感觉真的是太爽了。”

    男人一边揉搓着的乳房一边用力的挺动着他的庞然大物贝,半柱香之后,再次“啊……”

    的一声娇啼,修长雪白的优美玉腿猛地高高扬起、僵直,身体则酥软娇瘫地躺在了男人的怀里,那一双柔软雪白的纤秀玉臂也痉挛般紧紧抱住男人放在她乳房上的双手,十根羊葱白玉般的纤纤素指也紧紧的抓着他的手臂,被欲焰和娇羞烧得火红的俏脸也迷乱而羞涩地靠在他的胸前,那一丝不挂、柔若无骨、雪白娇软的玉体一阵电击般的轻颤,从蜜道深处的花心猛射出一股宝贵神秘、羞涩万分的熟妇蜜精玉液,由于那小穴没有庞然大物在里面堵着,那股蜜液竟然“噗”的一声都喷到了男人的肚子上。

    “啊……爽死了……怎么会这么爽……啊……”

    娇靥羞红着发出一声满足而娇酥的叹息,但看到自己的蜜液喷出了这么远不由的一阵脸红,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蜜汁会喷得会有这么大的劲道,就是平时尿尿的时候也没有这么大的劲道。

    “娘亲,你真的好淫荡啊,难道做后面比前面还要爽?”

    睡了一会就被母亲的淫叫给叫醒了,她在那里默默地看着母亲那淫荡的样子,这时见母亲竟然把蜜汁都喷了出来就忍不住的开了口。

    还沉浸在高潮后的那种酸酥、疲软的慵懒气氛中,一听到女儿的话还真有点无地自容的感觉,她红着脸道“臭丫头,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你不知道这是很羞人的吗?你给我一点面子好不好?”

    红着脸道“娘亲你的后门都给他开了,还要什么面子?”

    说着把身体靠着男人道“好宝贝,我也要你给我弄一下,我还想玩一次,我也要把后面给你玩,我娘亲被你玩得喷潮了,一定是很刺激的了,你不是说我们两个都不是你的对手吗?我再陪你一次好不好?”

    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会说出这么淫荡的话,或许是春药的药力还没有过,也或许是看见母亲和父亲以外的男人发生关系,那种禁忌的感觉实在是太强了太刺激了,也或许是被男人得到之后心里上爱上了他,所以才会说出这么淫荡的话来。

    男人笑道“给你弄一下是可以的,但你还小,就不要再做了,这会对你的身体有影响的,我跟你母亲做完这一次就差不多了,我刚才给她恢复了体力,一次高潮是满足不了她的,现在你母亲还有再战之力,等我跟她做完再给你弄吧。”

    啪得一声。

    那响亮的巴堂声比我打得还清脆。

    宋娇娇脸上立马红肿好大一块,要是下手再狠点,我都担心闫禁会把她打死。

    "若不是卿卿为你取阴泉水,她也不会这样,娇娇,这是你该偿还她的。"

    又是这句,要么说闫禁恶心人是真有一套呢。

    不过恶心的是宋娇娇,我也挺乐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