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一宁痛得皱眉,捂着肩膀,冷冷地看向陈晨。

    这家伙肯定是故意的,用那么大的力气,不用看也知道她的肩肯定已经青了。

    “不是吧,你一个大男生,不会被砸了一下就要掉眼泪了吧。”陈晨还在挑衅她。

    贺一宁生气了,她真觉得这人有毛病,g嘛一直针对她:“跟我b有什么意思啊,你找叶朗啊,旗鼓相当打起来才有趣嘛。”

    陈晨听到叶朗的名字更不爽了,“同班同学玩一下,你还要找他给你撑腰,你真是窝囊废啊。”

    他上下打量着贺一宁,语气相当不屑,“长得像nV人就算了,做事也跟小姑娘似的磨磨唧唧,T育课还穿高领,真觉得自己是小姑娘啊,g脆以后就叫你娘娘腔好了。”

    贺一宁就没见过这么奇葩的人,一激动,就应了他战,“不就是打球吗,我跟你打,但你输了得当着所有同学的面给我道歉。”

    “你赢得了我再说。”陈晨一脸不屑。

    叶朗和方明刚从器材室拿东西回来就看到篮球场上围了一群人,大部分是他们班的,过去一看,是贺一宁和陈晨两个人在打球。

    不用看也知道,贺一宁输的很惨。

    陈晨投篮的时候直接把贺一宁撞倒在地上,然后得意洋洋的把球投进了球框。

    叶朗拨开人群快步走到她身边,把她扶了起来,“你没事吧。”

    贺一宁听到他的声音,心里的委屈顿时集中爆发,面上还是保持冷静,摇了摇头,“没事”。

    “队长,别这么看着我啊,我们就是切磋一下。”陈晨一脸无赖样,然后捡起球跟着他那一帮人走了。

    “他那人就那样,别搭理他就行了。”叶朗拍了拍她的肩。

    正好拍到她被球砸的地方,痛得贺一宁差点没压住嗓子,“轻点啊。”

    叶朗立马收回手,心里了然:“他拿球砸你了?”

    “嗯。”贺一宁捂着肩膀闷闷地应道。

    “我宿舍有药酒,下午训练完拿给你。”

    “好。”

    贺一宁觉得叶朗人真的太好了,有这样的同桌真的太幸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