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睡早起的后果就是上课打瞌睡。

    课上,她撑着下巴一直在小J点头,数学老师讲得内容就像催眠曲,不断g引着她的瞌睡虫。

    她好几次都想趴下去光明正大的睡,不过还是忍住了。

    但他们数学老师眼里是容不得沙子的,教室后面已经有好几个罚站的典型了,而她之所以能逃过一劫,完全是靠着叶朗给她提醒。

    每次老师杀气腾腾的目光朝这边看来,叶朗都会不动声sE的拍拍她,然后她立马强打着JiNg神睁开眼皮,然后认真的做笔记,看似认真,但实际上都是鬼画符。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她直接倒头就睡。

    “真稀奇,文委上课也会打瞌睡。”方明砸砸舌,刚才老师的眼刀往这边飞了好几次,他还以为是自己看被发现了,提心吊胆的,结果主角是这家伙。

    “老林讲课你又不是不知道,跟催眠似的。”叶朗下意识给她找补,“对了,今天下午我有事,就不参加排练了。”

    “哦,没问题。”

    他看着贺一宁的睡颜,随后眉头皱了起来。

    她的嘴是肿的。

    回想昨晚熄灯后,他去找贺一宁但宿舍里没人,他在她宿舍等了近十分钟,也不见她回来。

    然后她今天又破天荒的打瞌睡,他心里隐约猜到了什么,但是不想承认。

    一整个上午,贺一宁都在困得不行,直到中午放学了才JiNg神点。

    其实她昨晚回去之后如果早点睡的话,今天也不会那么困,怪只怪她躺ShAnG之后好奇心发作点开了司鸣的的朋友圈,然后自己胡思乱想了很久。

    他的朋友圈什么也没有,连个X签名也没有,她完全不能从中窥探到一点关于他的生活,然后,她就失眠了。

    “你昨晚……没睡吗。”叶朗盯着她的嘴唇,态度很微妙。

    “睡了啊,就是睡得有点晚。”她咬了一口可乐J翅,吃得津津有味。

    她现在好饿好饿,一定要多吃点。

    “我看你黑眼圈挺重的,还以为你去偷人了呢。”

    说者有心,听者有意,贺一宁做贼心虚,咀嚼的动作都被吓停了,不过她心脏强大,很快调整了过来,“怎么可能,我又不是gay。”